连州信息网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五金老板做手机千万资金打水漂

发布时间:2019-12-01 19:24:23 编辑:笔名

五金老板做 千万资金打“水漂”

今年7月,梁建国筹资约1000万元到深圳做智能,但推出的五款只获得几百台订货。 调查发现,今年10月成国内本土品牌市场销量的分水岭,从供不应求到库存积压,有的一线品牌库存或达百万台。 现象: 物流公司称出货量急剧下滑30% 据业内消息透露,目前普通的国产厂商的库存都在10万台左右,而本土二线品牌库存则在50万-80万台之间,一线本土品牌则可能超过百万级别。而库存压力同样从物流公司得到认证。 据一位深圳物流公司的老板表示,其实物流行业从9月份就开始出现分化,9月份前,该公司每月的发货量达到1000吨,但9月份之后,总体出货量急剧下降了30%。该老板透露,昨日他们公司一天只发了35吨货,而此前一天发货量最高时候超过了100吨。 在一家本土公司看到,其仓库堆满了还没发出去的成品,该公司的负责人透露,10月份前几乎没有库存,一出来,马上就被拉走了,但现在由于库存大,公司仓库已经装不下,只好出钱放到物流公司的转运场。 而为了解决库存压力,一家本土公司把所有的行政人员全部派到全国各地进行“地毯式”销售,办公室几乎没有行政人员。 调查: 从供不应求到库存积压 据悉,目前一块主板和屏幕的价格合计150元,开模费20万元,一般一款最少都要制造3000台,工厂才会接单,加上推广费等,一款智能的起步价都要上百万元。 深圳乐购公司营销分析师李阳表示,以前做功能,一款从立项到最后面市需40万元,而现在做智能,“起步价”已经上涨到了200万元,即使供应链控制得很好,也要100万元。 战国策首席分析师杨群表示,梁建国的案例是本土品牌从诞生到倒下的一个缩影,因为做智能的投资比做功能大很多,因此很多本土厂商无法快速推出新机,但市场供应关系变化巨大,一步迟,则步步迟,导致类似梁建国这样的案例不断发生。 杨群表示,今年10月份成了国产智能的一个重要分水岭。 10月前,只要有智能面市,就会被渠道商一抢而光。但10月后,整个市场突然发生了巨变,智能出现了供大于求的局面,单核被双核取代,而且价格一再走低。 分析: 重走功能机“老路” “红海”里拼价格 有厂商负责人表示,以前每年过春节前就要打好招呼要员工过完节回来,甚至为了留住他们还得多给他们发一些奖金,但今年过完春节即使招不到人也不担心了,因为库存够消化一段时间了。 对于目前国内本土厂商出现的库存压力,杨群表示,除了少数几个知名品牌,目前国产品牌智能少有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同质化非常严重,与当年的功能机时代差不多:都是从方案公司买方案,找供应链提供主板、屏幕以及电池等,几乎所有的品牌最后拼的就是价格。 而在洋品牌的积压之下,众多本土品牌“一窝蜂”,上马各种款式智能却遭遇了库存压力,杨群表示,本土品牌经过十几年的发展仍没有摆脱“红海”战略。 案例: 老板欲“淘金” 一千万打水漂 今年5、6月,正是本土品牌从功能机向智能转型的时间点,听朋友说南方生意好做的消息后,原本在湖北做五金生意的梁建国筹资约1000万元准备到深圳“淘金”。 由于有现成的方案公司,有供应链的关系以及代工厂,7月,梁建国在一个月内组建的公司成立,一个新的品牌诞生了。 两个月后,梁建国的三款单核智能就生产出来了,而且整个市场形势非常好。 “看到这种情况,我当时信心十足,心想这真是个赚钱的好买卖,比在家里做五金来钱快多了。”梁建国这样说。但朋友建议应该和双核智能一起推,因为双核当时才刚刚开始。而由于无自有生产工厂、无技术优势和资金优势,加上对整个市场变化的把握不够,原本计划11月推出的双核直到12月才匆匆上市。 上周,推出三款单核智能和两款双核的梁建国信心满满地开招商大会,因为他觉得自己有单核做低价,有双核做高端,可以“上下通吃”。 然而,几十家渠道商不是将产品“一抢而光”,却是对产品不断压价,因为市场上已经出现众多国产双核智能,而且四核国产智能也成为一个新的开始。 “一个招商大会我都花了十几万,渠道商最后都只是订了一些作为样机,五款订货总共不超过500台,一千万打了水漂。”梁建国无奈地表示。

遵义美食网
旅游热点
英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