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州信息网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字母词被录入现汉是违法

发布时间:2019-11-28 11:13:59 编辑:笔名

字母词被录入《现汉》是违法?

昨天,五笔字型发明人王永民和翻译家江枫等百余名学者联合签名的举报信,送至国家出版总署和国家语言文字委员会。举报信称,商务印书馆今年出版的第6版《现代汉语词典》收录NBA等239个西文字母开头的词语,违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国务院《出版管理条例》等法规。(8月29日《新京报》)

此事引发友热议。支持《现代汉语词典》的一方认为,语言在使用中自然会发生变化演进,词典的修订应该紧随潮流。友普少闭关备考研说:我们反对崇洋媚外,但是不能盲目闭关,将外来词引用到现代汉语词典,是严格把握时代的行为。

持另一种观点的友则认为,一些西方词语虽然常用,但毕竟不是汉语,不适宜收入汉语词典。友hjsfep表示,汉语不仅具有工具性,还有本体性,有些语言文字如中国的诗词严格地讲就是不可翻译的,即使是意译也大相径庭失去原意,因此吸收外语要有节制。

支持

以开放心态看待《现汉》收录字母词

《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是有关语言文字应用的大法,这部法律中并没有禁用字母词的规定。该法的第十四条规定:广播、电影、电视用语用字,应当以国家通用语言文字为基本的用语用字。请注意,这里说的是基本的用语用字,而不是唯一的用语用字。

自清末以来,汉语书面语增加了三种异质成分,即阿拉伯数字、拉丁字母和新式标点符号。在今天的出版物中,除了使用规范汉字外,还普遍使用这三种符号。《语言文字法》说的基本的用语用字,就为阿拉伯数字、拉丁字母和新式标点符号在汉语书面语里的使用提供了法律空间。

《现汉》说的西文字母开头的词语也就是我们平常说的字母词。在信息化、全球化社会,信息、词汇都处在丰富、变化之中,我们对待新事物、新词汇,也要保持开放宽容的心态。我们不赞成禁用字母词,但反对滥用字母词。规范地使用字母词有两个要点:首先是肯定字母词出现的积极意义,其次是引导并规范字母词的使用。

从应用的角度说,字母词可以分为三种。第一种是只有字母词,没有相应的汉字词,当然只能使用字母词,例如卡拉OK;第二种是字母词已经不用或很少使用,汉字词被普遍采用,当然只能用汉字词,例如:厕所、卫生间代替了WC,肺结核代替了TB;第三类是同义的字母词和汉字词都在使用,但是使用的领域逐渐分化。

上述第三类情况特别值得注意。一个发达的语言词汇系统储存有大量的同义词语,作为修辞手段在交际中供使用者选择,以取得不同的修辞效果。我们要用包容和开放的心态看待同义的字母词和汉字词,不一定要二者选一,非此即彼。适用GDP时用GDP,适用国内生产总值时用国内生产总值,这比只准使用国内生产总值、不准使用GDP效果要好。

同时,要对字母词使用进行必要的引导和规范。字母词毕竟是外来的东西,要极为仔细地观察社会对字母词的取舍,吸收那些成熟的,摒弃那些不成熟的。对那些交际中有需要、表达意义明确、流通范围比较广的词应该吸收,对那些交际中并不需要、表达意义不明确、流通范围狭窄的词就不考虑吸收。笔者认为,《现汉》选收的字母词符合必要性、明确性、广泛性这三条语汇规范总原则。(光明)

盲目排外不是捍卫汉语纯洁

联名签署举报信的不乏名人,其捍卫汉语纯洁性的拳拳之心,理应受到尊重。但是,相关说法并不符合事实,对问题本身也起不了什么作用。

《现代汉语词典》增加西文字母开头的词语,并不是从第6版开始。手头正好有一部第5版,也收录了这些字母词。但这些词语并不作为正文出现,而是附在词典正文之后,只有三四页。这本身已经显示出中外有别,也说明这么做无非是为了方便读者查阅。严格来讲,这不能叫作收录,而是一种附录。相关人士无疑夸大了事态的严重性。

就算是正式收录,其实也无不可。倘若这些词语找不到对应的汉语,或已成为约定俗成用语,词典加以收录也不过如实反映现状。词典编撰是被动的,而非主动的,编撰人员不能造新词,更不可能无中生有。假如这些字母词并未广泛使用,收入词典或不适宜;若是常用词而不收录,词典编撰者不免失责。

在世界已联成络的今天,捍卫汉语纯洁性的说法显得不太现实。语言流变过程极其复杂,这不是任何人任何部门所能规制,更不是谁想捍卫或者破坏其纯洁性就可以做到的。

远的来说,即便白话文运动领袖人物胡适、陈独秀,也无法预见今日汉语的模样。近的来讲,就算专家学者再怎么抵制给力拼爹这些络热词,也无法阻止它们的流行。所谓捍卫汉语纯洁性,根本就是一个伪问题。

学者的联名举报行为,让人看到了一种盲目排外情绪。这种虚妄的文化情结既改变不了汉语,也无益于语言的丰富。一个走向开放的社会,必然是多元文化共存的形态。

一个人不可能又想呼吸新鲜空气,又把所有门窗都关紧锁死。中国的文化复兴离不开与世界文化接轨,而语言是文化交流的媒介,因此语言文字出现大量外来词,乃不可避免的普遍现象。任何一个国家的语言文字,也都是这样。

我不反对学者们从自己做起,在日常使用中抵制外来语言,这是他们的个人自由。但这样的话,我怀疑他们一开口就说不出完整的话。因为按照他们的标准,汉语其实已经被污染化了。很难想象,对于一种已经不再纯洁的语言,他们又如何能够捍卫其贞洁?(京华时报)

夫妻笑话
综合
小宠